极速时时彩

6.“志于仁”之君子的“仁民”。仁的道理和精神就是“愛”。儒家的仁民思想,既有“仁者愛人”的一般性意義,又有仁愛人民百姓的特殊性意義。而以愛爲其本質屬性及其名聲的君子(“君子去仁,惡乎成名?”)當然要將仁愛進行到底。這就是君子所要求的仁愛百姓的仁政思想。

在這一層次的仁民思想,主要是對統治者、領導者提出要求的。實際上這也是一個關于建設一個什麽樣的政治的問題,進而也是關于什麽樣的政治才是符合社會文明發展方向和符合人性地對待的問題。

第一,孔子在政治上對君子的要求。《論語-憲問》篇記載,孔子在面對他的學生子路專門詢問“怎樣做才能算作君子”的問題(“子路問君子”)時做出了三句話的回答:“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從上面這三句話來看,它們是一個不斷遞進的關系。首先要做到自我修養而使自己莊重恭敬;其次要做到自我修養而使他人安樂祥和;再次要做到自我修養而使百姓安身立命。在孔子看來,“修己以安百姓”乃是君子追求的更高境界,而此一直成爲中國傳統政治追求的目標。“爲生民立命”(北宋張載語),此之謂也。當然,就連孔子也認爲要實現這一目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堯舜都會感到犯難呢!“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此之謂也。但作爲士君子,真正的君子又必須將此作爲追求和實現的目標,因爲這是一個社會文明的方向,這是一個符合人性的對待,從而這是一個良政的表征——德政、仁政者也!

孔子在回答怎樣才可以從事政治(“何如斯可以從政矣?”)這一問題時,又以“君子”爲主體,提出了著名的“尊五美,屏四惡”的政治主張。我姑且將此稱爲“尊五美,屏四惡”的君子政治。“尊五美”是:“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論語-堯曰》)。也就是說,君子根據百姓的利益而施惠于他們,自己卻不浪費;擇時勞煩百姓而百姓沒有怨恨;獲取正當意欲而不貪求;平等待人,心境安詳而不驕傲;外表莊重,使人敬畏,卻不拒人千裏。“屏四惡”是:“不教而殺,不戒視之,慢令致期,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論語-堯曰》)。也就是說,不先行教育就加殺戮;不先告誡而要求立即成功;政令下達後,一開始懈怠,眼看完不成任務,卻要求限期完工;如同一筆財物本來應當給老百姓的,卻刻薄長期不兌現之“虐行”“暴行”“賊行”“有司行”並稱爲政治上的“四惡”。君子尊崇了這五種美德,並摒除了這四種“惡政”或稱“劣政”,這樣就可以從事政治了。

第二,孟子在政治上对君子的要求。孟子对于爱的思想的论述正是通过“君子”这一主体而得到反映的。他明确指出:“君子之于物也,爱之而弗仁,于民也,仁之而弗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孟子-尽心上》)意思是说,君子对于万物,爱惜它们却不仁爱,对于百姓,仁爱他们却不是血亲之爱。君子由亲爱亲人推广到仁爱百姓,由仁爱百姓推广到怜爱万物。实际上如果我们足够注意的话,会发现孟子有关仁政思想是从君子的爱物而推广到君子的爱百姓的。 孟子说:“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孟子-梁惠王上》)。意思是说,君子对于禽兽,看见它们活着,就不忍心看到它们死去;听见它们的哀叫声,就不忍心吃它们的肉。所以君子远离厨房。古代的贤君远远超过一般人,没有别的原因,只不过善于推己及人罢了。现在您的恩惠足以施加到禽兽身上,而百姓却没有得到好处,这是为什么呢?实际上孟子在这里是想通过齐宣王于心不忍宰杀牛这件事情来规劝他应该将这一不忍宰杀禽兽的恩惠之心推及百姓身上,即让百姓得到恩惠利益。具体来说,就是规定百姓的产业,必然使他们上足以侍奉父母,下足以养活妻儿,丰年吃得饱,荒年不至于死亡,然后引导他们向善。“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同上),此之谓也。

由此可見,無論是孔子的德政,還是孟子的仁政都是要指向良政的,而在這一過程中,“君子”有其應當肩負的神聖責任。誠如孟子說:“君子事君也,務引其君以當道,志于仁而已”(《孟子-告子下》)。即君子侍奉統治者,就是要努力引導他們走上正道,在志于仁罷了。

結論是:君子政治乃良政也!

關注南大招生小藍鯨,新鮮資訊一手掌握!

來源:現代快報